无需注册,直接用这些账号登录

操作成功

3秒后自动关闭

操作失败

3秒后自动关闭

分享到
推荐人:黄晨
关注Ta的:
九个头条发起人。

为救儿子,她为“魔鬼”弹琴,“魔鬼”流泪后举起了屠刀……

关注Ta的:


1、为救儿子,她为“魔鬼”弹琴 “魔鬼”流泪后举起了屠刀


1943年,捷克斯洛伐克的特雷辛集中营,一位优雅的女钢琴家正在演奏着肖邦的练习曲。

台下,坐着大约150位观众,个个身穿笔挺的纳粹军服,陶醉地欣赏着这经典的曲目,黑白键此起彼伏,美妙的音符飘扬在整个礼堂,听到动情处,许多军官流下了感动的泪水——音乐,真的会令人的精神境界得到升华。

流过眼泪之后,这群穿着军装的“魔鬼”,举起了屠刀,杀掉了这位女钢琴家的家人,为了能够继续欣赏她的演奏,留下了她和小儿子的性命。

这位女钢琴家,就是2014年以110岁高龄去世的捷克人爱丽丝·赫茨索默,她是纳粹集中营中年纪最长的幸存者,她的故事,被拍成电影《六号女士:音乐拯救了我》,获得了第86届奥斯卡最佳纪实短片奖。




爱丽丝·赫茨索默,凭借着音乐的力量,在大屠杀中保住了自己和儿子的性命,但她却再无力阻止自己的丈夫、父母、祖母被纳粹杀害。她在那段艰难岁月中展现的坚韧优雅的品质,感动了许多人。

1903年,爱丽丝·赫茨索默出生在捷克布拉格,她的父母都是当地有名的知识分子,家中经常开办知识分子的沙龙,她从小就经常见到卡夫卡、古斯塔夫这些名人。她5岁开始学习钢琴演奏,10岁就常和一些作曲家在一起讨论音乐,她的目标,是成为贝多芬那样伟大的音乐家。

但是,纳粹的铁蹄彻底踏碎了她的“贝多芬梦”,她们全家被抓进了集中营。

“当我看到我奶奶走进集中营的时候,我无能为力,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,那是我一生最无助的时刻”。这是她对集中营的第一映像,而灾难也才刚刚开始。

她的父母、丈夫分别被杀或病死,因为她钢琴弹得好,一位纳粹军官“开恩”,保住了她和儿子的性命,条件是她必须给他们演奏。

在集中营,她每天演奏8小时,大多是肖邦的练习曲。

“当我还能弹琴的时候,就不会太糟,通过音乐,我们活了下来,每一天,生活都是美丽的”。巨大的痛苦,只能通过不停地演奏来使自己不崩溃。

而她的演奏,也打动了许多手上沾满鲜血的纳粹军官。

一位纳粹军官曾对她说:“我愿意坐在那里,连续几个小时听你的演奏,我从心里感谢你,你帮助我们让心灵起死回生”。

音乐是人类共通的语言。令人深思的是,那些被音乐感动的纳粹军官,是怎样一边升华心灵,一边屠杀平民的?他们的内心,究竟是怎样想的?

2、杀人后 他坐下来弹了一曲巴赫


电影《辛德勒名单》中,一位纳粹军官带领着士兵冲进犹太人的家中,将一家人杀死之后,他坐在一架钢琴前面,弹起了最喜欢的巴赫的钢琴曲。




杀人,对于他来说,并无任何负罪感,甚至是刚刚完成了一项光荣的工作,弹会琴来休息一下。显得那么自然,那么平静。

这让我联想起当年“红卫兵”,他们冲进别人家中,打人、抓人、抄家,没有丝毫的罪恶感,一听到革命歌曲,还会激动地流下眼泪。

纳粹军官们之所以能够一边杀人,一边欣赏音乐让心灵升华,是因为在他们心中:法西斯本身,同样是一种美。

二战期间意大利的独裁者墨索里尼就曾这样说过:“所谓法西斯主义,首先是一种美”。

曾经梦想当一个画家,多才多艺的希特勒,深谙这种法西斯美学。

从最细节的地方来说,希特勒亲自设计了纳粹军装。“只有军装足够帅,年轻人才会愿意来参军”。

可以说,纳粹的军装直到现在,依然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帅的军装之一。




从大局来说,希特勒和其手下设计了一整套极具“法西斯美学”的系统,让每个置身于这个系统中的人,都被这种“美”所折服。

最能说明这种“美学”的,是一部叫做《意志的胜利》的纪录片。

该片记录了1934年希特勒在纽伦堡支持召开党代会的场景。经过女导演莱尼·里芬斯塔尔天才般的拍摄手法,这部《意志的胜利》,将刚刚从一站失败的屈辱中站起来的德国,描绘成重返世界大国行列的场景,并将希特勒和他的纳粹党描绘成带领国家崛起的英雄。

这部影片,有着恢宏的叙事,场景中处处体现出强大的力量、秩序、统一整齐之美。









当然,元首激情的演讲、伟岸的形象,也时刻出现在这部影片之中,使得看过这部影片的德国人,都心甘情愿追随他。





即使是多年以后,这部影片依然有着巨大的力量。在中国的课堂上,教授们甚至不敢把《意志的胜利》放完:“它的力量太强大了,我担心我的学生如果把片子看完,就会变成真正的纳粹”。

正是这种“法西斯美学”,让渺小的个体在整齐划一的人海中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。

正是这种“法西斯美学”,让德国的士兵们听着贝多芬和瓦格纳的音乐,在战场上奋勇杀敌,甚至是按下毒气室开关事都显得激情四射。

正是这种“法西斯之美”,让整个德国为之沦陷,亲手选出了希特勒这个魔头,带给德国和全世界一场灾难。

3、法西斯再美 也抵不过自由的美


然而,法西斯再美,也抵不过自由的美。

二战过后,人们对于法西斯主义有了深刻的反思。

小说《1984》的作者乔治.奥威尔说:“齐步走是世界上最为恐怖的景象之一,是一个赤裸裸的权力的宣言,它正在宣称的是:是的,我很丑,但是你不敢嘲笑我。”

但这样丑陋的权力始终会有失败的时候,丑陋始终是丑陋。

1945年,二战结束了,集中营被解救了。爱丽丝·赫茨索默和她的儿子幸存了下来。

她带着儿子来到了以色列,在她的培养下,儿子也成为一名优秀的大提琴演奏家。2001年的时候,64岁的儿子去世了,她一个人搬到了伦敦的一间公寓里。

提及儿子的死,她显得很平静:“他是我最杰出的作品,感谢他陪伴了我人生最幸福的一段旅程”。

在伦敦的时候,人们听闻了她的事迹,总会有人来看望她,听她演奏钢琴。

有一些德国人也慕名而来,但他们会先在门口问一句:“我们可以进来吗?您不恨我们吗?”她回答:“我从不仇恨,仇恨只会带来仇恨”。然后为访客演奏一曲,来访者都会为之潸然泪下。

即使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年,109岁的时候,她每天10点依旧会坐到钢琴前,演奏着美妙的音乐。

那才是真正的音乐之美,人性之美,自由之美。

文章来源:海那边
分享到

相关头条

2019-02-25发布在海外情报社
杀死400头大象的中国大妈
搜房网莫天全率领房天下2万员工推动房地产服务规范化专业化
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官网移动端